您的辣鸡已打包

坑多不愁 好好活下去每天都有新打击

【已授权  当灭霸Snap手指的时候……


Twi.Rymsilm ​​​

赠品到了 Orz 但由于我最近太傻屌 尺寸弄的有点大了

作业没弄好又开始摸鱼 老梗 俺妹(虽然没看过 不过好出名)∠( :-I 」∠)_

恶作剧【上】

GEG注意
傻白甜 雷注意                                          

  按掉发出防空警报的手机,现在是2018年4月1日 6:40 a.m。grayson扭了扭,从被子里钻出来半个身子,挣扎了一会儿“啪”的坐起来。甩了甩脸,虽然昨晚12点才睡,不过,青少年不需要睡眠!何况今天还有伟大的事要干。grayson爬下床走进卫生间,依旧有些懵的开始了洗漱。

  grayson飘进洗漱间,先是放空的尿了个尿,接着飘荡到水池边。认真的将牙膏在牙刷上挤成一个完美的形状,一脸严肃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将牙刷冲一下水,自己也漱了一小口水开始刷牙大业。

  可能是还没睡醒什么的,grayson觉得今天的牙膏味道怪怪的。

  直到吐出泡沫,现在可以确定这牙膏就是怪怪的。grayson咧着嘴看着镜子里自己漂亮的蓝色牙齿,一脸冷漠的四周看了一下找到Ethan藏的一点都不高明的摄像机。对着摄像机超凶的龇了个牙

“Huzzzz!!”

  接着又开始冷静的捣鼓自己。没错,今天是愚人节,他们都不会错过的好“好”节日。而grayson为什么这么冷静,则是因为他从上个星期就开始思考该怎么好好整一把Eathan.

  牙膏?不,这太小儿科了。grayson要玩个大的,而至今,well……grayson还没有想出好点子。不过grayson并不着急,这才是早上,整蛊之日才刚开始。

  将头发弄的完美到发梢,对镜子来了个闪蓝的笑容杀。完美的向厨房走去,先拿出了鸡蛋、黄油、牛奶等东西。今天早上吃华夫饼好了,从容的弄好糊糊倒进饼机。

  在等待的时间里拿出培根香肠再加两个煎蛋放进油锅里煎,拿出自己和E的小盘子将肉们装盘。正好饼也好了,再拿出两个大一点盘子将饼切成四块,先一边放一块再在上面各挤一层奶油,紧接着将剩下的饼盖上去,再在上面挤上一堆奶油,完成。

  想了想又给E加了点,上次他去添的来着。将食物端到餐桌上,grayson觉得自己是个仙子了,不要太精致。恩…少点什么,想了想拿了几颗草莓,冲洗一下将叶子去掉放在了奶油上。还顺便给e倒了杯牛奶,为他的身高担忧。grayson看着桌上的杰作可给自己牛掰坏了,叉会腰。

  现在就差个来吃的了,grayson看了看还没动静的Ethan房间决定去喊他。

进到E的房里,床上一个大胖虫子正在痛苦的挪动。显然Ethan已经醒了,不过离下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grayson决定帮他一把。

“E~! Get up!”

   grayson边喊着边去掀Eathan的被子,没想到一直缓慢蠕动的大白虫子突然弹下了床,噗通摔在地板上。

  被子从Ethan的脸滑落到肚子。Ethan一脸警惕的和grayson大眼瞪小眼,还迟钝的摆出一个防御姿势,而grayson则露出一个完美微笑

“Morning sunshine, get up and eat breakfast~”
“Let me help uu~”

  说着再次向e靠过去,e惊恐的看着grayson泛着蓝色光泽的牙连滚带爬的向洗手间冲去。

“NO NONO!!!I can do my self!”

grayson耸耸肩无辜的给他把被子捡起来然后就回了餐厅(gray:do what?)

  Ethan洗漱很快,刷个牙呼噜两把脸就向餐桌走去,当然忽略掉中途心惊胆颤查看各种东西的时间。

  走到桌边grayson已经开始吃东西了,见到自己又给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g:是阳光的笑容)。ethan看着面前的食物肚子咕噜一叫,迟疑的坐下

“Mor...ning gray?”

“Morning E~”

  看着grayson吃的正香Ethan却迟迟不敢动手,grayson戏精般的叹了口气,叉了一小块Ethan的饼试毒给他看。看到grayson大方的吃下去,Ethan又翻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小心翼翼的吃起来,然后不一会儿就塞的腮帮子鼓鼓的。

  well , 谁让gray现在厨艺好的惊人,自从他说要在18岁之前成为洛杉矶最棒的厨子后,厨艺真的突飞猛进(虽然依旧不是),Ethan还记得生日时吃到grayson做的蛋糕的震惊。

  仔细一想现在全家唯一不会做饭的就是自己了,Ethan戳了戳盘子里的流心爱心煎蛋。

  仿佛知道Ethan在想什么,grayson轻轻踢了踢Ethan的小腿

“你也就能倒个饮料了,快给你弟弟倒杯牛奶。”

  Eathan白他一眼给他倒了个橙汁,顺便在洗碗的环节表示自己只会倒饮料。


  不知不觉已经临近黄昏了,期间grayson经历了被门上的醋水泼、被避孕套水球套脸、吃到生鱼肉夹心的饼干等等。然而他还是没有想出该怎么大整一把,吐出嘴里的鱼肉饼干grayson坚定了要搞大事情的心。

  Ethan惊悚的看着面无表情吐出饼干的grayson,直到现在gray还没有任何反击,甚至中午还做了超好吃的炒面。在被水泼后虽然拿起了小录像机但好像只是在记录自己是怎么被整的。Ethan觉得自己现在很不好,在看到grayson转过头来露出暖暖一笑后果断逃去了锻炼房。

  蹦个蹦床冷静下,Ethan气喘吁吁的从蹦床上下来。流了汗爽多了,Ethan一边用grayson放在这的毛巾擦汗,一边准备去冲个澡吃饭。一抬头grayson走了进来,已经紧张到忘记紧张的Ethan软软的打了个招呼

“嘿 gray~”

“嘿,E…”

停顿了一小下,又说道

“hey…Ethan,i need tell you something...”

Ethan迟疑的的说道

“o…k?”

grayson仍旧在踌躇,不知怎么的Ethan觉得气氛有些奇怪,不自觉咽了口口水又问道

“tell me what?”

grayson还是没有说话,甚至眼睛都没眨 ,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Ethan。这让气氛变的更加奇怪了

Ethan忍不住错开眼神

“what?what grayson ?tell me”

grayson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了一样,与其说是说,不如说是对Ethan喊了出来

“I love you!!”

“emm…,i love you too? what is it grayson……”
Ethan有些小心翼翼的回答,同时伴随着略崩溃

“i mean i love you,not brothers love”

Ethan一时间愣住了,想要再打个哈哈蒙混过去,但看着grayson现在的表情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逗我对不对。哈,这就是你该死的整蛊计划,逊爆了。”

grayson心想,对你猜的没错。也许是想继续演下去,也许是其它什么未知的原因

“对,是个整蛊。如果你说不的话,它就是个恶作剧,so E?”

  Ethan呆住了,想从grayson脸上找些蛛丝马迹。却只看了一眼就打了个岔,落荒而逃。晚饭是错开吃的,Ethan啃着微波加热的披萨习惯的走进剪辑房,打开门才后知后觉的一惊,还好grayson并不在,稍放下心沉默着坐到电脑前。

“啊啊!好他妈烦啊!”

  怕被gray听到又紧急压低了声音,连发泄也不痛快,奔溃的撞着桌子。Ethan甩了甩脸,正了正神,剪视频剪视频,周二可还要上传呢。将拍的视频都导入电脑,开始漫长的剪辑大业,啊,grayson个靠不住的小混蛋。强行将gray驱逐出脑海,屏幕上却出现满屏的脸。

“啊――!”也不管grayson会不会听见了,Ethan一顿狂吼,猛的站起来向grayson房里冲去。

  冲的时候喊的时候倒是很有气势,到了门口却突然泄气。Ethan略猥琐的趴在门上偷听着,房间里静悄悄的,才9点就睡了嘛。Ethan咬咬牙打开房门,没有敲,怕gray不让进。床上的大团动了一下,却没有转身,进来是进来了该说什么Ethan却一团乱麻。

  看看床上似乎渗着伤心的大团子Ethan爬上床,在离grayson有点距离的地方躺下来。grayson的体温蔓过来,Ethan像是被烫了一样不自在的动了一下

“Good night,gray!”

Ethan尽量自然的道着晚安,可grayson却没那么容易放过他,转过身绷着脸盯着Ethan

“所以答案是什么?”

Ethan不自在的错开目光,张了张嘴半天却也没憋出个回答。grayson没有再逼问,而是转过身去用软软的音调小声道了声晚安

“night E……”

Ethan看着grayson侧脸和微红的眼角,没有说话关掉灯整个钻到被子里,整个向grayson那边摸去。从背后抱住grayson,感受到怀里的小混蛋僵了一下没好气的又亲了一下他的后颈。grayson似乎反应过来了,转过身圈住Ethan,而E没有挣开,过了一小会儿,Ethan有些惊慌

“嘿,gray你不会是哭了吧??!”

  grayson没有回答,却更委屈的蹭了蹭,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只是好委屈。Ethan回搂紧他,用手慢慢的摸着面前的大狗头,柔声哄着

“好啦 好啦……”

TBC

圣诞贺文

发了5次失败  走简书吧……    http://www.jianshu.com/p/99e2aa8ca19c

扩  很想去了 可工作还没稳定 唉人生

沟口:

希望有妹儿明年三月在加州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去不去。

金阁寺:

如图帮仙女询问一下有没有人要收票的。价钱就是原价了希望有想要去的妹儿带走惹!好吗!

恶作剧(一)

蹲坑产物(emmmmm……
中篇大概

按掉发出防空警报的手机,现在是2018年4月1日 6:40 a.m。grayson扭了扭,从被子里钻出来半个身子,挣扎了一会儿“啪!”的坐起来。甩了甩脸,虽然昨晚12点才睡,不过,青少年不需要睡眠!何况今天还有伟大的事要干。爬下床走进卫生间,依旧有些懵的开始了洗漱。

  grayson飘进洗漱间,先是放空的尿了个尿,接着飘荡到水池边。认真的将牙膏在牙刷上挤成一个完美的形状,一脸严肃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将牙刷冲一下水,自己也漱了一小口水开始刷牙大业。

  可能是还没睡醒什么的,grayson觉得今天的牙膏味道怪怪的。

直到吐出泡沫,现在可以确定这牙膏就是怪怪的。grayson咧着嘴看着镜子里自己漂亮的蓝色牙齿,一脸冷漠的四周看了一下找到Eathan藏的一点都不高明的摄像机。对着摄像机超凶的龇了个牙

“Huzzzz!!”

接着又开始冷静的捣鼓自己。没错,今天是愚人节,他们都不会错过的。而grayson为什么这么冷静则是因为他从上个星期就开始思考该怎么好好整一把Eathan.

  牙膏?不,这太小儿科了。grayson要玩个大的,而至今,well……graysin还没有想出好点子。不过grayson并不着急,这才是早上,整蛊之日才刚开始。

  将头发弄的完美到发梢,对镜子来了个闪蓝的笑容杀。完美的向厨房走去,先拿出了鸡蛋、黄油、牛奶等东西。今天早上吃华夫饼好了,从容的弄好糊糊倒进饼机。

  在等待的时间里拿出培根香肠再加两个煎蛋放进油锅里煎,拿出自己和E的小盘子将肉们装盘。正好饼也好了,拿出两个大一点盘子将饼切成四块,先一边放一块再在上面各挤一层奶油紧接着将剩下的饼盖上去,再在上面挤上一堆奶油,完成。

  想了想又给E加了点,上次他去添的来着。将食物端到餐桌上,grayson觉得自己是个仙子了,不要太精致。恩…少点什么,想了想拿了几颗草莓,冲洗一下将叶子去掉放在了奶油上。还顺便给e倒了杯牛奶,为他的身高担忧,grayson看着桌上的杰作可给自己牛掰坏了,叉会腰。

  现在就差个来吃的了,grayson看了看还没动静的Eathan房间决定去喊他。

进到E的房里,床上一个大胖虫子正在痛苦的挪动。显然Eathan已经醒了,不过离下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grayson决定帮他一把。

“E~! Get up!”

   grayson边喊着边去掀Eathan的被子,没想到一直缓慢蠕动的大白虫子突然弹下了床,噗通摔在地板上。

  被子从e的脸滑落到肚子。e一脸警惕的和grayson大眼瞪小眼,还迟钝的摆出一个防御姿势,而grayson露出一个完美微笑

“Morning sunshine, get up and eat breakfast~”
“Let me help uuuu~”

  说着再次向e靠过去,e惊恐的看着grayson泛着蓝色光泽的牙连滚带爬的向洗手间冲去。

“NO NONO!!!I can do my self!”

grayson耸耸肩无辜的给他把被子捡起来然后就回了餐厅

  Eathan洗漱很快,刷个牙呼噜两把脸就向餐桌走去,当然忽略掉中途心惊胆颤查看各种东西的时间。

  走到桌边grayson已经开始吃东西了,见到自己又给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g:是阳光的笑容)。eathan看着面前的食物肚子咕噜一叫,迟疑的坐下

“Mor...ning gray?”

“Morning E~”

  看着grayson吃的正香Eathan却迟迟不敢动手,grayson戏精的叹了口气,叉了一小块Eathan的饼试毒给他看。看到grayson大方的吃下去,Eathan又翻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小心翼翼的吃起来,然后不一会儿就吃的腮帮子鼓鼓的。

  well~  谁让gray现在厨艺好的惊人,自从他说要在18岁之前成为洛杉矶最棒的厨子后,厨艺真的突飞猛进(虽然依旧不是),Eathan还记得生日吃grayson做的蛋糕的时候的震惊。

  仔细一想现在全家唯一不会做饭的就是自己了,Eathan戳了戳盘子里的流心爱心煎蛋。仿佛知道Eathan在想什么,grayson轻轻踢了踢Eathan的小腿

“你也就能倒个饮料了,快给你弟弟倒杯牛奶。”

  Eathan白他一眼给他倒了个橙汁,顺便在洗碗的环节表示自己只会倒饮料。

TBC.

采访(完)

  这天noel练完吉他正抱着手机查看消息,看到自己又被无数人给@了,放眼一扫liam,总是liam。不用看也知道,不知道又是哪个操蛋的采访,问自己、问Oasis...永远是这套。而liam又该死的说了一堆胡话,无非是土豆blabla,张牙舞爪的表达对自己的不满与鄙视。

  打算删掉所有消息的noel突然被一个标题吸引了,“liam gallagher下辈子不要和noel做兄弟。” 这个混蛋不会说了什么要和我在一起的屁话吧。noel皱起已经远没有年轻时浓密的眉毛,还是点开了链接。

  视屏不长只是一个截取的片段,镜头对准着liam,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派克大衣懒散的摊坐在沙发上。头发还是寸头却比noel上次从手机上看到短了些,大概是这星期剪了吧。诺尔撇撇嘴,以前怎么没见剪这么勤。

  可能是之前说了些什么好玩的,此刻的liam皱着一张同样年轻不在的脸笑着,眼睛依旧很亮。接下来镜头后面的记者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如果,如果有来生,你能够选择,你还会想要做noel的弟弟吗?”

  出乎noel意料,liam没有跑什么火车。他慢慢收起了亮晶晶的笑,眼睛失焦的错开镜头思考了一下。
   “well,I think…”  皱了一下眉又继续回答到  “不,我不想。”说完有些恍惚的望着地面。

  记者又问道 “如果你们不是兄弟的话,你们会怎么样呢?”
  liam重新笑了起来:“会怎么样?也许我们都他妈的不会认识呀!就算认识了也只会是3句话的交情吧,恩。”

  想了想又补充道:

  “他不喜欢我,而我,我也不喜欢他”
noel突然觉得liam此刻笑的刺眼,带着孩子特有的天真与残忍。什么叫不会成为朋友,甚至不会遇见,去他妈该死的下辈子。所以这一切,所有都仅是建立在我们的血缘上?

  noel在气这是真的,在气明知liam说的是事实自己却在生气。视屏到这就结束了,最后定格在莉亚姆用食指抓着短发的笑上。noel没有表情的关掉视屏,却被无意中看见的几条评论弄裂了面具。

  评论闪的太快,我没看清。大概是“liam好选择!选的好liam。”也许noel看到了更过分的。

  noel将手机按灭,又按亮。站起身来去桌子上到了杯酒。喝了口后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莫名的看着自己的房子。静立一会儿后打开手机,流畅的按下一串号码,将手机放在耳边又抿了一口酒,静静的等待着接通。然而响起的不是带着生命,带着让人强烈的感受到活着的声音。冷冰冰的女声一字一句的讲述着号码的主人已经不再使用这个号码。

  noel想到这个号码还是两年前从佩姬那弄来的,所以换号了很正常吧。虽然liam很讨厌换联系方式,总是太过固执的长情。

  仰头喝掉杯子里的薄酒,听完电话里的声音,在第二遍开始前,noel逃似的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进兜里,杯子冲洗好放回原位。与昨天一样的一天继续着,然后大概明天也一样。



  现在是早上6:20,莉娅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决定加快速度,在拐角一如往常的遇见了溜着强尼的小伙,打个招呼后和强尼来了个美好早晨友好的问候,道别后莉娅向着家加速奔去。

  天气不错,阳光轻轻的撒下来,不会太热,微风试图吹动莉娅的短茬毛。莉娅在阳光中舒展着身体,两小时后有个采访,莉娅想自己出现在屏幕上时一定美爆了。

  顺利在7点前到家,将牛奶、鸡蛋、培根从冰箱里拿出来,将面包先放进面包机然后去冲了个战斗澡。边冲边哼着不着调的歌,将自己擦干裹着浴袍向厨房走去。又擦了两把自己的短毛开始煎蛋培根

“恩,差不多都干了,真方便。”

心情很好的突然吼了两句流行歌曲,谁唱的来着?好像是个红毛的胖子,还怪好听的。美美的吃完早餐后经纪人刚好到了,把莉娅推进房里换衣服,自己接过了刷盘子的重任。

  莉娅看了看时间,还早嘛,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急急躁躁的。依旧心情很好悠悠然的开始捯饬自己,在深蓝色与黑色派克大衣之间犹豫许久最终决定穿蓝色的。用梳子认真理了理并不需要梳的短毛,觉得自己完美极了。时间真的还有不少,莉娅施施然登上车,看着车窗外变幻的风景,觉得现在的生活还真他妈不错。

  到了电视台莉娅游刃有余的打招呼签名,从容不迫的就像是巡视自己领地的狗子。经纪人失笑的跟在后面。

  莉娅看着手上印着唇印与号码的纸片挑挑眉,向经纪人一扬,狗笑着就给放进了兜里。

  在土绿色的沙发里坐下来(还挺舒服的),和这次的主持打了个招呼。主持和莉娅面对面坐下来,不过是坐在镜头后面,椅子也矮上不少。莉娅并不喜欢俯视别人说话,就算他需要盯着的其实是摄像机。于是他往下滑了点,瘫坐在了小沙发里(恩,更舒服了)。

  主持人不错,讲话客客气气的,看起来很喜欢莉娅,而莉娅也挺喜欢他。气氛很好,采访进行的很顺利。一开始就是常规的关于新专辑的问题,虽然从宣传期开始这类问题就被问了无数遍,不过莉娅仍旧认真的回答着每一个,他是真的很满意这张专辑。

  莉娅看到主持变了一个姿势,看来总算要问一些有趣的东西了,于是莉娅也动了一下瘫得更舒坦了。
  主持人见状偷笑了一下抛出了自己憋了好久的提问
“liam我可是oasis的老粉了,所以这个我肯定是要问哒!oasis还会重组嘛?”

liam夸张的表达的惊讶

  “哦~是嘛,辣挺不错啊”

又是问重组嘛,似乎也不是什么有趣的问题

  “关于重组嘛,我觉得会的,也许不是现在甚至这几年都不会,但最后总是会的啊!”
像程式一样说出说过无数次的答案,liam突然有些乏味

  主持人又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最近和土豆有联系嘛?”

莉娅笑了起来
“没有啊,土豆忙着梳妆打扮见女王呢。而且,而且我也忙死辣!”

主持人嘿嘿笑了两声“对啊,要忙着和我聊天呢!”

看莉娅笑的有些摇晃主持人又继续说到

“嘿,liam可以问两个我特别想知道但很无聊的问题嘛?”
liam笑嘻嘻的回到道

“当然可以啊,你都不能问你想问的,采访还有什么意义嘛。不过,电话不给,晚上不一起睡!”

记者配合的失望的笑笑
“ If, I mean if have afterlife,Do you want to be noel brother? or not?”

“ well,I think…”

莉娅愣了一下,下辈子吗?想象了一下没有noel会怎么样呢,好像还挺好。莉娅觉得自己大概是不想的
“不,我不想。”

记者迟疑了一下又问道

   “如果你们不是兄弟的话,你们会怎么样呢?”

  莉娅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似乎又在预料之中。毕竟谁能一直就这样下去呢 ……

不是兄弟的话,估计不会有交集吧。有交集的话土豆可能会被自己打

“会怎么样?也许我们都他妈的不会认识呀!就算认识了也只会是3句话的交情吧,恩。”

  想了想又补充道:

  “他不喜欢我,而我,我也不喜欢他” 自己可真是讨厌死土豆了。

  接下来记者又问了一些关于列侬和基因的事,莉娅嘿嘿的表示侬崽的女盆友是个好姑娘啊,基因有个喜欢的姑娘就是不告诉自己是谁,侬崽就知道。都对自己保密,真是气死个爹了!

  莉娅还自己分享了最近有趣的事,有只叫强尼的斗牛犬每次见到他都蹭着他不放,主人都拖不走。水果摊有个和佩姬跟像的女士总多给他塞苹果……
  采访结束了,主持人不舍的和莉娅告着别。莉娅给他签了一个名,还画了一只不开心粗眉毛猫猫,笑嘻嘻的问道

“丑吧?”  不等回答就又说道  “丑死了!”

   主持看着莉娅迈着标志性步伐慢慢走远,似乎也带走了周围的一些光彩。不明显,但确实什么都暗了些。
“虽然说晚上一起睡不太可能了,但一起喝杯酒什么的还是可以有的嘛。”想到莉娅过会好像还有一个活动,主持暗暗思考着晚上去吧碰碰运气。

  莉娅坐在车上闭着眼睛休息中,突然又想到刚刚的问题。如果和noel不是兄弟,自己会轻松很多开心很多吧。甩甩头空想这些干啥,反正我们现在就是兄弟,noel和自己谁都逃不掉,也挺好。总之要和土豆磕到死,晚上给他打骚扰电话好了,想通什么的莉娅很快就眯了过去。

  虽然5分钟后他就会被叫醒,虽然主持算盘打的很好,但晚上注定见不到莉娅了。




吃着土豆饭码出来的,最后大概是被牛乳茶拯救了